双钰yuu

主瑞金安雷w全职什么cp都吃w热衷于尝试各种奇怪画风w

一个十分不走心的摸鱼。。。
要考试了画不完了 emmm以后再画吧

(不光是个色废还是个手残)
emnn凯莉大佬眼睛颜色画错了_(:3」∠)_格瑞刘海画反了。。。
虽然不会画人体,但是要勇于挑战!!

虽然现在咸鱼,不过以后肯定会变得更好的!!!
泳衣世界hhhh
私心是瑞金
2p线稿(???)

——从天光乍破,到暮雪白头。



p1上色,p2线稿
最难的一科考完了!!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我不会挂科!_(:3」∠)_
emmm。尝试了一下不一样的画风。。。真的不会上色啊〒▽〒

本来想画丛林中么么哒的精灵王子(因此都有gaygay的红宝石耳坠),原来是只有两个一正一反的头,结果最后画完了就变成了冬日恋歌。。。?!?!


_(:3」∠)_和冬季恋歌封面太像了。。画完了去看开封府一看下面推荐冬季恋歌_(:3」∠)_我发誓我画之前不知道。。。十分惧怕因此被说抄袭_(:3」∠)_

画格瑞头发的时候改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搞了马尾,这样比较那种,柔顺对不对
(别为你不会画头发找借口好吗)

什么时候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画风就好了_(:3」∠)_太咸鱼了,心痛。

瞎画的头像emmmm
没时间画了啊啊啊以后再重新画吧
(没错背景就是一朵大菊花x)
(才不是呢人家有名字的叫矢车菊←_←)

大致就是:

——“哥你能不能少抽点烟?!”

——“最后一根,最后一根。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扮女装,没毛病,写男扮女装梗就用这个外观,贼稳23333

高考中考加油!!

(_(:3」∠)_明天就辅修期末考了你还画画胆子可真大哦x)画的不太好看,但是祝福是真心实意的w
emmmm画的是安哥和雷狮的性转。。。小姐姐来加油!因此画的水手服w觉得雷狮应该是黑丝,安哥应该是白丝。
(。。。应该没问题吧)
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——双辫安迷修!参上!
hhhhh
骑士感觉很适合辫子w私心给安哥和雷狮画了马和船,只不过太着急忘上色了。。。
高考中考加油啊!!!加油!!!!一定没问题的!!╰(*°▽°*)╯来一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流星雨吧!(这就是你画一堆星星的原因嘛x)
(悄咪咪的希望自己不会挂科)

实在背不动题了。。。考英语考辅修再加上期末考试_(:3」∠)_心痛。悄悄扔下书摸个鱼
摸鱼使人快乐w
嘿嘿嘿画一画金小天使嘿嘿嘿
w摸鱼哪怕画的不好看也没啥心理压力嘿嘿嘿嘿嘿

ww在漫展看到了格瑞和金!我后来还和他俩合了影23333不知道为啥显得金比格瑞高。。
后面还有凹凸世界的画集一样的东西,封面是丹尼尔,我本来想买,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不卖,只能抽奖拿。。。我就兴趣满满的抽了!!


……就没抽到x
眼睁睁看着我前面的妹子抽到了我想要的画集。。。。

emmm不太清楚打瑞金的tag有没有毛病。。。_(:3」∠)_如果有毛病我就删掉然后道歉。。_(:3」∠)_怂怂的。

p1带文字,p2不带文字,p3线稿

金:格瑞格瑞,你喜欢甜粽子还是咸粽子啊?
格瑞:我都行,甜的吧(此处字号缩小十倍)
(格瑞你不是喜欢金——assdffghxsaa)
凯莉:(谁管你们喜欢什么!快把本小姐的粽子拿走啊!举的累死了!)

放假啦,提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!!( ̄▽ ̄)端午节就是要吃粽子嘛!

嗯——这年头剪刀手已经过时了哦。
_(:3」∠)_就觉得剪刀手然后闪闪发光的李白很有趣。虽然剪刀手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了。。!!!哭泣。
后面韩信的手指友情(?)出镜。为防错cp还是打了tag。。。虽然只有韩信的手指。。。
背景实在不想细化了。。。

【瑞金血族设定,有肉渣】八万六千四百秒

    有一辆小破车。金是血族的设定,格瑞只是普通人类。没头没尾,就是想写写瑞金的一天。十分矫情注意。。。小学生文笔。。。4600字的短文。也许以后还会再改。。。
    虽然瑞金好像不太适合开车,但是还是开了。因此是成年的设定。。。_(:3」∠)_
    满脑子的肉。
    能接受→
    感谢阅读,欢迎捉虫!_(:3」∠)_




    第三万零八百四十秒。


    早晨。


    金躺在床上,看着格瑞悄无声息的走到窗边拉起窗帘一角。阳光从窗缝里,格瑞的手指缝里争先恐后的挤进来,金沉默的看着格瑞放下窗帘转过身来。

    金不知道格瑞什么时候起来的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下的。虽然金是号称全知全能的血族,但是显然他的警觉性有点差,只要睡过去就对周围的事物一概不知。

    “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。”金对着格瑞眨了眨眼睛。

    “……嗯,醒了就起来。”格瑞看了他一眼,抬手去拾掇金的被褥。金笑嘻嘻的往旁边一滚,格瑞的那半边床就留下来一个小坑——金那苍白纤细的身体就暴露在格瑞的视野里。不只是苍白——还有红色的吻痕和牙印。说实话格瑞昨天晚上把金折腾的有点惨兮兮的,不过小吸血鬼显然不太当回事,貌似还挺享受的。

    格瑞面无表情,只轻轻的眨了两下眼睛便回身把金的衣服扔给他。

    “我去煮牛奶。”格瑞走出了房间。

    他在格瑞的那半边床上又忍不住趴了一会,想起格瑞的皮肤的味道和血液的香气,仿佛要让自己也沾染上格瑞的味道一样,磨蹭了好一会才穿好衣服下了床。这期间格瑞又催了他一次。

    他洗漱明白走到外面的时候,格瑞刚刚把早餐摆好。金黄的煎蛋,一小碗牛奶,一个加了酱的肉饼,几道清淡爽口的小菜和一小锅肉粥。金双眼发光的扑过去,在格瑞身边坐下吃饭,一边央求吃完饭格瑞能陪他玩。

    这一天在金的央求和卖萌中开始了。


第四万零六百八十秒。

    中午。

    两个人大部分时候会各自干各自的,比如金会听听广播,或者实在无聊了就睡一小会儿。格瑞会看看他珍藏的书籍,偶尔悄无声息的抬眼看一下金。当然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待在一起像老夫老妻一样回忆回忆过去,虽然大部分时候只是金单方面的想着。

    金经常回想起他和格瑞初次相遇的时候,那通常能让他傻笑一下午。


第四万一千四百秒。

    金和格瑞是幼驯染。

    他们两个初次见面的时候,金还是个住在城堡里的小少爷。他身边的人都是吸血鬼,没怎么见过人类。金的姐姐——秋除外。秋是个见多识广想法先进的吸血鬼,她一直觉得人类和吸血鬼不是不能相处。在某些顽固派看来,秋的做法简直是自寻死路——她把城堡建立在离人类那么近的山上,就算有结界,总有人类误打误撞从缝隙里闯进来。

    某一天他下山玩,就看见山腰的大树旁边,站着个提着柴刀银发的漂亮孩子。男孩子长得很好看,金倒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,忍不住就走过去跟他说话。
    “我以前没见过你,你叫什么呀?哦对了,我叫金!”金想起来姐姐告诉过他,问别人的名字时一定要介绍自己,不然不礼貌。
    “……”对方不说话。
    金仔细的看他。他比金高一点点,目光十分冷漠,把刀横起来警戒的瞪着金。
    金一开始还问东问西——“你从哪里来?”“我们要不要一起玩啊?”“我以前没见过你呀?”诸如此类的话。

    后来他看对方好像神色不佳,于是就闭了嘴,静静地站在他面前。可是金不说话又有点难受,想了想,又开口,神秘兮兮的凑过去跟他显摆:“我跟你说,我可是血族哦!货真价实的!”

    货真价实是金新学的词,金为自己在对话中用了这个词而无比自豪。

    小孩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。看他的眼神简直像在看神经病。然后他仿佛不愿意搭理这个精神有问题的人,转身就走了。金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。悄咪咪的跟了他一路,又觉得这样跟踪人家不太好,可是他又压不下自己的好奇心。对方七拐八拐的,他差点没跟丢了,才发现对方自己一个人住在深山的小木屋里。

    金完全不知道他怎么找到城堡的。城堡外围有他姐姐设的结界,人类是通不过去的。可是这个小孩明显是个人类,穿过了结界而又毫无知觉。同时他又十分佩服,如果是他的话他可没办法从那么弯弯绕绕的路找到城堡去。比如现在,他就迷路了。他有点茫然无措,可是他又不太好意思麻烦人家送他回去。毕竟先跟踪的人是他。就在他在木屋外头站着发呆的时候,木门打开了——

    “你跟着我做什么。”

    对方紫色的眼睛里简直带着冰渣子。金挠挠脑袋,想了半天,说了一句话:“就……想跟过来看看……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金无意识的卖了个萌。这小孩脸一抖,回身就进屋了,门被大力甩了一下,只不过没关严,还留了一条缝。

    金喜出望外,下意识觉得对方让他进去了,开开心心的进屋,仿佛跟他是几百年的好朋友一样,又活泼的说起话来。倒叫小时候的格瑞怀疑自己到底怎么就鬼迷心窍了放他进来。

    后来格瑞就被金的姐姐请到城堡做客。格瑞倒是百般推拒,但架不住金左一个格瑞右一个格瑞的,天天让他耳根不清净,没办法最后还是去了。有的时候格瑞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对金百般容忍。很显然,格瑞虽然很能忍,但不会一直忍。这个问题他想了十几年都没能想明白,唯一的解释大概就是金从未触碰过他的底线。也许金就是他的底线。

    缘分仿佛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如果当时金没有好奇的跟着格瑞迷路了,又或者格瑞放着金在外面站一夜,也不会有后面的一堆格瑞所谓的破事了。

    这就是他们相识的伊始。金没多久就知道格瑞的名字,格瑞倒是过了好久才知道金真的是个吸血鬼。

    不过,那已经是久到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止破坏格瑞对金的感情的时候了——傻子都能看出来,虽然格瑞从不承认。



第四万三千二百秒。


    金想了一会儿,忍不住傻乎乎的笑了起来。格瑞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。金换了个姿势仰在床上,又顺带着想起了点别的。

    金和格瑞刚“私定终身”那会儿,他俩很认真的探讨过血族。

    “吸血鬼也有呼吸?”

    “是血族啦……我们是生物,当然有呼吸啦。只不过没有心跳而已……”说着金把鼻子凑到格瑞眼前,微凉的呼吸拂在格瑞脸上。这个时候格瑞就想咬他一口,不过格瑞总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。

    “我听说你们没有呼吸,害怕阳光,还害怕十字架——晚上还要睡在棺材里。”格瑞面无表情,但心里却有一点点的好奇。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难得金也会无语。他挠了挠头,一脸纠结的开口了:“这都是谁说的呀……”

    “说实话,十字架和圣水没什么用,银器可以杀死我们倒是真的。而且呀,睡棺材只是有些血族的个人癖好……才不是必须睡棺材呢。”

    “血族也不怕阳光……只是大部分不太喜欢而已。”

    “那你呢?”

    “我?我当然不会怕啦。阳光对于血族来说呀,就像香菜于人类,有的人喜欢,有的人讨厌,很正常嘛。像我就挺喜欢的。”

    “更何况——”他拉长了调子,“我可是混血,从来混血都是最强最好的,没道理我会怕嘛。”

    金调皮的冲格瑞卖了个萌。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你——不后悔吗?”格瑞沉默了一会,冷着脸问了他一个和前话毫无相关的问题。

    “诶?”金不知道格瑞在说什么。

    格瑞啧了一声开口补充:“花那么大代价和我一起,值得吗?你还是现在反悔吧。”

    金这才明白格瑞又在傲娇了。

    “不就是抛弃贵族身份流浪嘛。”金扑过去抱住格瑞。格瑞本来想推开他,想了下还是忍住了。

    “我最喜欢你了!这算什么嘛,嘿嘿嘿。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反悔嘛。”

    “……白痴,随你吧。”

    格瑞一边骂着金,一边紧紧的搂住了金的腰,把他狠狠的揉进自己的怀里。金安慰似的拍了拍格瑞挺直的后背。

    ……



    想到这,金忍不住嗤嗤的笑了。格瑞这次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以一句“笨蛋。”终结了金的回忆。

    金看了一眼钟表,指针刚过12点。他有点想念格瑞做的饭了。

    “格瑞格瑞我们吃饭吧!”

    “嗯,吃什么?”格瑞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    “都行!我不挑的。”

    “白痴……那我随便做了。”

    “哎呀格瑞你怎么除了说我白痴就是说我笨蛋……我真的很聪明的!”

    “哦,是吗,看不出来你聪明,倒是能看出蠢。”格瑞面无表情,声音却有了一点波动,那里面装满了不客气的嘲讽。

    半响,金爆发出了一声大叫:
    “呜哇格瑞你欺负人!!”

    “哼……傻瓜。”



第七万八千一百二十秒。



上车走这里





第八万六千二百二十秒。


    草草的清理完,金累的几乎躺床上就昏睡过去。格瑞在黑暗中擦拭着他的刀,从金散在枕头上的头发看到他露出来的脚。

    金的呼吸柔软绵长,就像一个普通的脆弱的人类。那声音在静夜里格外清晰,格瑞忽然觉得心里装满了平静与安宁。

    他其实也挺累,但是他愿意多看他一会儿。

    他走过去把被子轻轻的拉下一点,给金把脚盖住,又走到一旁把壁炉拨了拨。火光在格瑞的脸和肩膀上跳动,火舌发出细小的噼啪的声音。

    格瑞这个时候通常会想很多事情,大的小的粗的细的个个过一遍。但其实这些事情通常和金有关。他的视线又落回了金的脸上。金沉沉睡过去的时候面容十分脆弱,眉头耷着,眼皮也仿佛只是虚闭着,长长的眼睫毛轻巧的盖在他的脸上。金偶尔还会翻个身,然后在格瑞的目光下吧嗒吧嗒嘴。

    黑夜中静立的人影发出了一声每天都存在的轻微叹息。

    像是亘古的誓言,像是呢喃的耳语,像是悄然的叹息。




第八万六千四百秒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午夜的时钟敲响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